2024Timeline
2024-6-18
| 2024-6-18
0  |  0 分钟
type
status
date
slug
summary
tags
category
icon
password
📖
统计了2024年哪天写了哪些东西,您可以看到:哪怕写了一句话也会被记录。截止发布时仅写下9391字。

0101#OC#脑洞

【废料】

0124【饰铁棘以花环】【97】#FF14OC

伊修加德人记性不好。不是记不住漫长的仇恨,甚至不是搞错历史真相的不好。伊修加德的人们脑子里经常是一片混沌,犹如暴风雪掩埋的城堡。他们的记性不好,是记不住昨天和谁说过话的不好。

0125【饰铁棘以花环】【150】#FF14OC

克拉肯是一个卑鄙小人。像他这样的人,若是放进别的地方,想必不日便会攀上枝头。阿德拉姆无法容忍,干脆把他牢牢控制在身边。 卑鄙之人有卑鄙之人的用处。阿德拉姆不打算放弃手中任何有用的东西。此时此刻,卑鄙的克拉肯正在履行他那不光彩的职责。

0327【万里绫罗随梦散】【1416】#OC(0101、0103)

事实不能有他说的那么凄凉。罗驸马在酒肉上是个远近闻名的无趣之人,却不是会亏待朋友、特别这个朋友还是爱子师父的人。此时人正拎着酒壶等在廊下,一副放心不下的舐犊模样。 辉快走几步,离开里屋能听见的范围就开始嚷嚷:“罗木头你不要跟我来这套,我要回府睡觉。小黄还在床上等着我呢,你儿子坏我好事了!” “不忙,不忙。我新做了几个架子给猫玩,最得橘心,走的时候给你搬着。” 胡说八道被拆穿,辉立马倒打一耙:“胡说八道,我家小黄最不爱动弹了。丰腴美人,你懂什么。”

0401【逆格式化进程】【282】#OC#现代

或许是为了便于医护观察病患情况,所有房间一律设制成了半扇从上到下的玻璃。在两位当事人不及注意的门外,一位少年正目睹这场暴行。 少年看着他咳得脱力,一点一点顺着墙面滑了下去,又被咬在身上的噬痛逼迫着挣扎回原位。他用整个小臂贴住墙面,像爬行一般发力,努力想站起来,大腿却止不住地颤抖。 狠戾地追击不留一丝停歇,龙岭忍痛,深深地仰头,汇聚成流的冷汗顺势而下。 身量高大的男人抓着他的头发,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。龙岭嘴唇微微颤动,下一秒,教官放开对他的钳制,龙岭毫无防备地软倒下去,双腿落地的同时,折磨他的刑具化为约束的器具,皮带天然的弧度勒住他的脖子。

0407【逆格式化进程】【307】#OC#现代

罗瑾努力克制,却发现自己还是哭了。被比较的的感觉很糟糕。看到一个和自己同龄的孩子遭受残酷对待让他害怕。

0425【海心绝笔】【54】#OC

琏怒道:“你凭什么恨我?”

0505【寸草绵青】【1076】#OC(0104、0105、0110、0111、0112、0122)

是要我顶罪吗?玡心中有了计较,反而觉得恶寒更甚。就算父皇不在乎,他也必须考虑不至自陷其中才行。父皇让他顶上,从来都是因为相信他能以最小的代价给出对所有人都好的交代。把自己搭进去就没有意义了。我究竟该怎么说? 在权力的笼罩下,惶恐是唯一的护身符。 玡刻意不去稳定心神,让迷茫与不安带出真诚的逢迎:“我以为父皇无所不能、无所畏惧,根本不需要忌惮什么。可是您这样一问,我就好紧张,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。” 可皇帝是个人。他作为人而活,因而有着人类的尊严、人类的体面和人类的缺陷、人类的弱点。那缺陷正是体面,而弱点正是尊严。

(0122~0130)【万里绫罗随梦散】【1234】#OC#XP

“我日后自是有委屈要受的,可是何必叫我今日便承?”瑾泣诉道,“我即将有那么多的委屈,为什么还要加此一遭?今天我只想享受一份难得的喜悦,只是想要我最……只是想要你一点肯定和鼓励都不行吗?别人随便怎么待我,为什么偏是你这样苛责我?”

0614(0130~0202)【万里绫罗随梦散】【532】#OC#XP

反正辉也没听清,内容倒也不打紧,他要这个由头:“给你张好脸你又找不着北了?我笑是放过你了?还在这当鱼肉呢,一点数都没有。别人对你笑,是纵你跟人好吗?”

0513【第二热力巴别塔】【159】#OC

堀岛抬起头。 两座行宫之间形成巨大的回廊,甬道之间的沙岩上站着几个黑衣人。他们穿看纯黑制服,剪裁利落,肩膀上灰色的流苏被风扯成斜斜的直线。 他被人群推着走。所有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呈直线平移,没有人错出去半步。他走得近乎麻木。

0520【海心绝笔】【67】#OC

青田郁郁,琏不大识得五谷,不知这绵延连片是何作物。风从原外长长招呼。这风是悠长有力却不激荡的。琏感受看衣摆与发尾皆尽起势,却无需平拂。

0529#剑网三【97】#OC

红袍翻飞,小将踢鞍而起,凌空中飞踏在前阵将士胸口,借力扑向旗旗掩映的主将。蓝旗向两旁避开——守在主将身前的卫兵们竟纷纷退避,为她让出条路来。红衣小将顿时花容失色。但她仍未收手,手中长枪夺敌面门刺去。

0602#剑网三【203】#OC

向小路等研习统兵演武、阵法局势等,慕晴等次之,践学御下、教习,乐翎等便是寻常操练、精熟武功。 最终便决定以向小路、单舆夏、连万里三方各领一队人马,粮草供给等均一并交由各营自去筹划。三方队伍各自为战,若是一味好战,必会陷入双方夹攻的不利境地。

0608#剑网三【71】#OC

乐翎进来的时候,慕晴正站在向小路身畔说话。 “郝敬被拿掉了。” 慕晴咬牙切齿恨恨道。 向小路端坐如常,眼睛仍看着手中的文书:“……没有你们的人么?”

0609【寸草绵青】【177】#OC

零欣赏玡的爽快与自信,只可惜:“你与他没有什么渊源。” “如今便可有了呀。"玡笑着眨眼。

0614【高情商玩家开会】【2173】#古风#OC

“兄台,不是这么个道理。且不说你出的这个价我也出得,它本就有价了,你竞价不是白白便宜了店家抬价?明明我先要了,怎么也该有个先来后到不是?” 那少年仍是置若枉闻,已经向掌柜的伸手了。 “喂,你这人怎么回事!”瑾踏前拦住他去路,怒道。

0615【万里绫罗随梦散】【101】#OC

辉摇摇扇子,笑道:“法不阿贵,绳不挠曲,何也?” 瑾即答道:“正心明理,秉公持正,不惧不愤,是以——” “错。”辉摇了摇头,神秘兮兮地看着他,“再猜。” 猜?瑾皱了皱眉头。

0615#剑网三#OC【125】

【废料】

0615#和风#BG#OC【85】

【废料】

0617【饰铁棘以花环】【12】#FF14#OC

这是一种旷日持久的生活。

0617【热力第二巴别塔】【23】#OC

她的血成为和油一样的东西。 夜明把堀岛拎了起来。

0617【万里绫罗随梦散】【247】#OC

“你知道我不同意。”辉强硬地说。 可惜瑾己经知道他了。他不是一个认为自己绝对权威的人。 瑾用一种对待小孩怎么也讲不通的无奈语气道:“任何人都会有烦恼的,谁也不例外。只有这人自己没察觉、不承认,不会不存在。”
碎冰营地
  • OC
  • 片段
  • 同人
  • 剑网三
  • FF14
  • 废料
  • 璇律剑网三同人片段
    目录